导读 DeepMind 的办公室坐落在距离伦敦国王十字车站约 2 公里的一处办公楼里。如果不是有人刻意说,你不会意识到这里有一家被两个美国科技巨头抢购的人工智能公司。

2014 年 Google 以 4 亿英镑(约合 6.6 亿美元)的价格打败 Facebook,买下 DeepMind。这笔交易金额可以排进 2014 年全球初创公司收购金额前十。

另外,作为收购协议的一部分,Google 同意按 DeepMind 的想法成立伦理委员会,确保人工智能技术不被滥用。

通过 Google 街景查到的 DeepMind 伦敦办公室,位于 5 New Street Square,EC4A 3TW。

Google 收购 DeepMind 的时候,这家英国科技公司已经聚集了诸多深度学习专家。按照深度学习专家占全公司员工比例算的话,DeepMind 的这一比例是全球最高的。

不久前《经济学人》的文章认为,Google 买下 DeepMind 首先给它带来的切实好处是帮自己在与微软、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公司的人工智能竞争中,抢占人才储备的先机。

现在,DeepMind 伦敦办公室已经有 400 多位计算机和神经科学家,他们还计划继续扩充到 1000 人。英国之外,DeepMind 也开始在 Google 大本营所在地山景城招人。DeepMind 发言人称,他们计划在美国组建一个几十人的小团队,以弥补 Google 跟 DeepMind 伦敦团队之间的差距,并保持紧密合作。

DeepMind 给 Google 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声望提升。自 Google 收购 DeepMind 以来,后者已经在去年 2 月和今年 1 月,两次登上《自然》杂志封面。《自然》是世界上最早的科学期刊之一,也是全世界最权威及最有名望的学术期刊之一。在《自然》上发表的文章需要经过严格的同行评审。

DeepMind 两次登上这本杂志封面,也说明 DeepMind 开展的人工智能领域研究具有较高的科研价值。

同时对于 DeepMind 来说,被 Google 收购给自己带来了好处。它能从 Google 那里获得资金、计算机技术、计算机资源方面的帮助。
2015 年,Google 改组为 Alphabet 并在 2016 年成立 X 部门,把无人驾驶汽车、热气球 Wi-Fi、无人机送货等短期无法变现盈利的部门归过去。
但 DeepMind 依然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和受 Alphabet 重视,跟 Alphabet 智能家居子公司 Nest、生命科学子公司 Verily 等属于同一级子公司。
Google 每年超过 150 亿美元的净利润可以支撑 DeepMind 继续开展前沿项目研究。《经济学人》表示,现在的 Hassabis 仍然可以专心研究,不用担心公司运营方面的事务。但如果是被一家小公司收购,他们可能就会被要求尽快盈利。

与此同时,DeepMind 自己也正尝试自己解决收入问题。负责领导这些工作的 Suleyman 说公司打算通过帮助企业管理能源基础设施、改进医保系统等业务,获得收入。

在医疗领域,DeepMind 已经有所建树,他们跟伦敦皇家免费医院(Royal Free London)签订一纸为期五年的付费合约,处理后者 170 万条患者记录。

今年早些时候,DeepMind 还收到另外两个医院的资料库,包括 100 万次视网膜扫描记录,可以帮它找出退行性眼病的早期迹象;以及人类头部和颈部癌症的扫描影响,这能帮助 DeepMind 的人工智能系统区分健康组织和被癌细胞侵蚀的人体组织。

DeepMind 在证明自己用技术实现全世界最好的围棋棋力的同时,也在人工智能变现路上,做着自己的尝试。

本文原创地址:http://www.linuxprobe.com/deepmind-in-addition.html作者:杨帆,审核员:杨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