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什么是人类,什么是机器,谁更强大,这是多少年来科幻电影一直在讨论的主题。从《人工智能》到《她》以及《机械姬》都在提供给我们不同的思考、恐惧和无解。在去年李世石完败给AlphaGo后,作为智力游戏的最高象征,围棋领域的失手让人类感到一丝畏惧。如今神秘账号Master的出现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54连胜

在击败周俊勋、陈耀烨、范廷钰和黄云嵩后,Master又击败了“棋圣”聂卫平,54连胜的纪录已经傲视人类顶尖的职业高手。

而从去年12月29日“上线”到今年1月4日中午,短短的7天之内,一个名为“Master”的神秘账号在多家网络围棋平台连续挑落50多名世界围棋高手(陈耀烨掉线和棋),中日韩三国的最强选手柯洁、井山裕太和朴廷桓三人无一幸免,甚至在对局中看不到些许能和Master扳手腕的可能。


当《自然》杂志放出李世石将和AlphaGo进行人机大战的消息之后,棋坛的反应仍带着一种自傲。一向“狂傲”的当今世界棋坛第一人柯洁说,计算机胜利的可能性“不到5%”,自己愿意全押李世石大胜。

李世石自己则把这场比赛看做是一场“表演”,“如果这次人赢了机器,不就有机会向世界宣告:想征服围棋,没那么容易吗”?但机器没有用语言反击,而是用屏幕上的棋子把这些“骄傲”一一抹杀。

按照传统的人工智能计算方法,现在的计算能力绝对达不到战胜专业棋手的能力。但谷歌的团队在传统方法之上,加入了深度神经网络,其中最重要的两层决策步骤,一个使用“决策网络”负责选择下一步走法,另一个是使用“值网络”判断这步棋所导致的最后胜负结果。靠着更精准的评估和更聪明的棋步选择,这种算法与人类的思维方式更接近,计算量实际上比20年前的深蓝计算机还要少几千倍。

之所以能够达到精准的评估,关键是它不仅仅是一种算法,而且拥有自我学习的能力,从人类围棋高手的几十万局棋谱中,它掌握了如何赢棋的规律。这就是说,人工智能已经从几乎人类历史上所有围棋高手的棋谱上学习了经验,这样它的落子就不仅仅靠计算。就像很多高手一样,更多的是看棋型、看定式,然后比拼的才是计算能力。

神秘揭晓

1月4日晚间,在腾讯野狐围棋网站上,神秘的Master宣布自己就是就是AlphaGo,而代为执子的就是AlphaGo团队的黄士杰博士。

此前Master的真实身份曾引发了外界的热烈讨论。当时的普遍推测已认为,Master或为去年大败李世石的人工智能AlphaGo的“升级版”。

中国围棋队总教练俞斌之前表示:“Master是机器的可能性非常大。当然,它也有可能是日本的ZEN。虽然前一段时间ZEN输给了赵治勋,但是它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又有突破。”

据媒体此前猜测,Master的真实身份实为新版AlphaGo,目前处于公测阶段,由于这台“新AlphaGo”重出江湖之前,与弈城、野狐等国内知名围棋对弈网站签有保密协议,因此到目前为止,并不能得到对弈网站方面的官方承认。但正如一位成都业余围棋高手所言,只有AlphaGo才能如此碾压人类的顶尖高手,这是一个最简单的推理,不需要官方证实。

事实上,“终结者”Master来得并非悄无声息,就在2016年12月30日凌晨,推特账号Science News曾发布了一条推文,内容为AlphaGo:“Now,I am the master”似乎也侧面证明,Master就是AlphaGo的2.0版本。

也有部分观点当时认为这是吸引关注的烟雾弹,首先谷歌旗下的Deepmind团队行事风格向来低调且稳健。中国围棋队领队华学明也认为,“Master应该是‘新AlphaGo’,可能是韩国研发的AlphaGo”。在账号的国籍选择上,Master登记的是韩国。

另一方面,自从去年3月的人机大战之后,各个国家都效仿AlphaGo的方式训练了很多围棋AI,其中不乏一些颇具实力的大公司,甚至像日本的DeepZemGo还有政府支持的背景。一些颇具影响力的棋手也纷纷加入到这些AI开发的团队中。即便几个月前三番棋大战1比2负于赵治勋的ZEN,在网上快棋也有着极高的胜率。在这样的软硬件投入之下,不能排除有后起之秀迎头赶上的可能。

新的风暴

“新的风暴即将来袭。”本次输给Master的柯洁发文感叹。因为Master的出现,围棋界也开始 “反思”。棋圣聂卫平在看完Master和柯洁的对弈后表示:“Master改变了我们传统的厚薄理念,颠覆了多年的定式。”

人类智慧在人工智能面前最后一个堡垒陷落。相比卡斯帕罗夫面对深蓝的失败,棋盘上的节节败退更令人有着“绝望”之感。人工智能会对人类造成威胁吗?是否存在一个可能的临界点,比如说AlphaGo赢了李世石,它是那样的一个临界点吗?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江晓原表示:“讨论临界点意味着我们想找到这个临界点,但实际上这个临界点我们虽然在理论上知道它是存在的,但是在哪里我们不知道。”

江晓原分析称,人工智能的威胁可以从近期、中期和远期三个层面来看。近期主要的问题是会导致大规模的失业和大规模的军事化应用,中期是公众相对了解最多的,就是担心人工智能失控、反叛;但是远期的终极威胁很多人都没有想到。

美剧《西部世界》准确地表达了人类的焦虑。它逐渐刻画出了人工智能的自主意识,将临界点涵盖其中。

对此,很多科学家早有预见。特斯拉的马斯克发起了一个联名倡仪,比尔·盖茨也参与其中,他们的呼吁主要针对人工智能的军事化应用。但马斯克本人却一方面发起这封公开信,另一方面在自己的工厂里大规模地使用着人工智能,这样的矛盾或许未来还会继续困扰着人类。

原文来自:http://news.china.com/tech/11184589/20170105/30141566_all.html

本文地址:http://www.linuxprobe.com/master-ai.html编辑:张庚,审核员:冯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