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1月4日21点44分,神秘网络棋手Master官方账号忽然开口称,自己就是AlphaGo。Master就是AlphaGo,而代为执子的就是AlphaGo团队的黄士杰博士。

Master对阵人类,此时已经拿下59胜。在1月4日下午3时,与年逾花甲的“棋圣”聂卫平对弈取得第54胜时,Master用繁体中文在屏幕上敲下“谢谢聂老师”。

自2016年12月29日出现在数个网络围棋对战平台上之后,Master便展现出惊人的实力,接连战胜包括朴廷桓、柯洁、陈耀烨、连笑、井山裕太等在内的国内外众多棋坛顶尖选手。1月4日,Master再次“出手”,击败周俊勋、范廷钰和黄云嵩等棋手。
在Master大杀四方之际,它的身份也引发了诸多猜测。此前已经有不少人怀疑,Master就是去年大胜韩国棋手李世石的AlphaGo的升级版,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早前就此联系到谷歌公司时,其未予确切回应。
“在弱人工智能领域,慢慢都会产生一些突破,比如说围棋、国际象棋等,只要在这些规则清晰、容易量化、可计算的领域,机器慢慢都会做,而且做得比人要好。”在谈及相关人工智能产品时,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微软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负责人沈向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但没有一个机器能够在非监督学习的情况下,自己写出一段程序来战胜一个围棋大师。这才是最难的地方。”
被奉为“围棋上帝”
从2016年12月29日“上线”至今,短短7天时间,Master以其诡谲的棋路,为2017年写下不同寻常的开年注脚。
上周,Master连续挑落多位世界围棋高手,其中包括柯洁九段、朴廷桓九段、陈耀烨九段、连笑七段等。在1月1日“放假”一天后,Master复出并在24小时内取得11连胜,对手包括古力、金志锡等5位中韩世界冠军,以及创造日本大满贯传奇的井山裕太和亚洲杯冠军李钦诚等。
1月4日,“棋圣”聂卫平亲自执白对阵Master,但最终同样以惨败告终。“围棋远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还有巨大的空间等着我们人类去挖掘。阿法狗也好,Master也罢,都是‘围棋上帝’派来给人类引路的。”败北之后,聂卫平说。
尽管Master的身份正式公开之前,考虑到其惊人战绩、稳定在8秒左右的落子用时、平均一天10局的规律用局量等因素,业内已公认其为人工智能无疑。然而,与去年AlphaGo大战李世石相比,如今的“人机大战”第二幕更令人绝望。Master在网络上的对局采用的都是“20秒3次”的超快棋方式,几乎都是轻松的中盘获胜。大部分职业棋手与Master对垒后,只有一个感受:不可战胜。
“自从去年AlphaGo战胜李世石之后,人工智能产品便基于深度学习和网络搜索在不停地更新迭代,如今人工智能连续战胜人类棋手,并不是特别意外的事情。”赛迪顾问电子信息行业高级分析师向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AlphaGo之类产品的基本原理就是布局与决策,它们通过大量学习过往棋局、与棋手对弈、甚至自己与自己对弈这样的棋局训练,从而实现棋力的突破。”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AlphaGo大胜李世石后跃跃欲试的柯洁,此番落败Master后彻夜难眠,发微博称:“新的风暴即将来袭”。而他所谓没有人类“沾到围棋真理的边”,意指Master在棋局中展现各种离经叛道的招法。Master的棋路可谓颠覆了人类既往经验,柯洁甚至直言这“等于以前学的围棋都是错误的”。
“尽管人工智能学习样本内容包括过往棋局,但机器对棋局存在消化吸收的过程,绝非简单的复盘。”向阳称,“人工智能下棋的第一步是搜索最优选项,第二步是决策,在这个过程中,系统可能会选择人类记忆中并不存在的棋路。”
仍属弱AI
截至发稿,Master对人类的胜率是100%,达到59胜1和0负——其中的“1和”还是由于对手陈耀烨掉线所致。目前,Master的胜绩还在持续更新中。
然而,难以企及的胜率并不意味着Master就代表了人工智能的最高水准。“人工智能分为强弱两种。对弱人工智能有两种定义:一是聚焦单一任务本身——所以它又称为狭义的人工智能(Narrow AI);二是只有结果没有理解。弱人工智能只能在专用的、受限制的轨道上越走越远。”沈向洋说。
人工智能专家金勇同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人工智能“强弱之分”的观点。“不同于只能模仿人类的智能、解答特定问题的弱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等同于人类智能的技术和学问能力,可用于类人(人类一样创新/思考/保有情感等)机器人。”
在沈向洋看来,诸如Alpha Go这样的“下棋能手”,便是弱人工智能的代表性产物。它们是优秀的信息处理者,但不是基于对信号和数据意义的理解而生,无法真正理解接收到的信息,也无法拥有发展出意识的潜能。
与弱人工智能相比,强人工智能(Strong AI)是真的能够理解信号与数据的意义,并由此具备人类所有或大多数的能力。例如,弱人工智能可以在围棋、国际象棋等规则清晰、容易量化、可计算的领域诞生突破,甚至超过人类,但无法在非监督学习情况下,自己写出一段程序来战胜围棋大师。后者则是强人工智能有望企及之处。
不过,沈向洋坦言,弱人工智能也同样具有价值,有益于用户。“若能与传感器网络、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结合,弱人工智能还是可以具备超越人类的某些能力,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专家系统,实际上在经济、科技、民生等各领域都大有可为。”
“未来的方向是人与机器通力合作,形成更高级别的‘增强智能’。”沈向洋说,“人机合作的终极目的,是将人工智能应用到提高人类的生产力和移动性上。”
事实上,正如柯洁在落败后发布微博所言:“从现在开始,我们棋手将会结合计算机,迈进全新的领域,达到全新的境界。”或许,“人机大战”时代已将结束,未来将是“人机合一”的时代。

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http://www.linuxprobe.com/linux-master.html作者:刘峰,审核员:逄增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