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 Solaris 团队的彻底完蛋,看起来 Sun 微系统公司最终连块骨头都没剩下。
来自前 Sun 社区的消息表明,一月份的传闻(Oracle 裁员 450 人)成为了现实,上周五,Oracle 裁掉了 Solaris 和 SPARC 团队的核心员工,选择这个时候(美国劳动节Labor Day前的周末)或许是希望这个消息被大众所忽略。

可以肯定,这意味着对于这些产品只会剩下骨架级的维护,特别是, Solaris 12 也取消了。这是一个典型的 Oracle 式的“无声结局silent EOL”,无论他们怎么声称保证履行对富士通和其它客户的合同条款。

随着该硬件的淘汰,我估计这是最后一个被 Oracle 收购处置的 Sun 资产了。在收购 Sun 微系统公司之后,Oracle 的埃里森对 Sun 的管理毫不留情,而且最大化地利用其手中的机会。那么,Sun 的资产都在 Oracle 手里都有什么遭遇呢?我并不是很关注 Oracle 的业务,但是可以从下列报告中一窥:

  • Java 被称之为“皇冠上的宝石”,但是其买下 Java SE 的真实原因其实是——试图起诉 Google 赔偿 80 亿美金,而且还两次败诉。
  • 埃里森说 Java 是中间件成功的关键,但是现在 Java EE 正准备交给一个开源基金会
  • Oracle 批评 Sun 没能从 Java 上挣到钱(忽略了 1996 - 2000 年 Java 使硬件市场获利的事实)并提出了一个根本不会产生收入的免费模型
  • 他们 拥抱了 NetBeans,而现在它被捐献给了 Apache 基金会。
  • 对 MySQL 安全修复的官僚主义导致一部分社区成员转而和 MySQL 创始人 Monty 创建了 MariaDB 分支,而新分支已经足以支撑起一家公司
  • 埃里森说要重建 Sun 的硬件业务,但是其负责人已经在一个月前离职了,而剩下的员工也属于裁员的一部分。
  • 尽管 Sun 的前老板 McNealy 明白 Solaris 只有开源才能赢得市场,Oracle 表示“你说的没错”,然后把 Solaris 弄死了。其结果就是,上周末的裁员——而这在今年一月份就已经有了传闻。
  • Hudson 处理失当,意味着其 CI 业务只能跟在 CloudBees 从 Hubson 分支而来的 Jenkins 后面。
  • Oracle 放弃了 Sun 的身份管理项目,而现在 Forgerock 用它撑起了一个价值五亿美金的业务,为那些 Oracle 所不在意的客户服务。
  • Oracle 决定 取消 Sun Cloud ,并拆除了 Solaris 中的云服务功能,然后现在是云服务的天下了。
  • Oracle 重命名了 StarOffice,然后宣布了一个云端版本,但是没卵用。感觉该项目将走向末日,遭受到了严厉对待的社区决定另起锅灶去做 LibreOffice。
  • 只有 VirtualBox 看起来还好。

也许这并不是 Sun 失败的真正原因——在开源 Solaris 上花了太长时间,并在 2000 - 2002 年间试图用以市场为主导的方式来替代 Sun 一贯的工程为主导的方式——埃里森指责那些承担力挽狂澜责任的、硕果仅存的领袖们 McNealy、Zander、Tolliver 和他们的团队。埃里森从来没有理解过 Schwartz 所采取的开创性做法,而是在博客中嘲讽取消所有正在进行中的“科学项目”,拆除合作伙伴渠道,溯源开源社区。

与本周 HPE 将放弃的旧产品卖给 Micro Focus ,让其照料这些产品的做法相反,Oracle 的做法更残酷。Oracle 说过它将“重振 Sun 品牌”,但是事实上他们杀死的产品比 Sun 管理层曾经管理过的都要多——毫无疑问,这是“交易的艺术”。今天,和许多前 Sun 同事一样,这件事使我非常悲伤。

原文来自:https://linux.cn/article-8839-1.html

本文地址:http://www.linuxprobe.com/oracle-sun.html编辑:逄增宝,审核员:刘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