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GSD指导着我的工作方式。数年来,我将各种方法论融入我日常工作的习惯中,包括精益方法的反馈循环,和敏捷开发的迭代优化,以此来更好地 GSD。这意味着我必须非常有效地利用我的时间:列出清晰、各自独立的目标;标记已完成的项目;用迭代的方式地持续推进项目进度。但是当我们以开放为基础时仍然能够 GSD 吗?又或者 GSD 的方法完全行不通呢?

在开放的环境中工作,遵循开放式决策框架Open Decision Framework中的指导,会让项目起步变慢。但是在最近的一个项目中,我们作出了一个决定,一个从开始就正确的决定:以开放的方式工作,并与我们的社群一起合作。

这是我们能做的最好的决定。

我们来看看这次经历带来的意想不到的结果,再看看我们如何将 GSD 思想融入开放式组织框架。

建立社区

2014 年 10 月,我接手了一个新的项目:当时红帽的 CEO Jim Whitehurst 即将推出一本新书《开放式组织》The Open Organization,我要根据书中提出的概念,建立一个社区。“太棒了,这听起来是一个挑战,我加入了!”我这样想。但不久,冒牌者综合征便出现了,我又开始想:“我们究竟要做什么呢?怎样才算成功呢?”

让我剧透一下,在这本书的结尾处,Jim 鼓励读者访问 Opensource.com,继续探讨 21 世纪的开放和管理。所以,在 2015 年 5 月,我们的团队在网站上建立了一个新的板块来讨论这些想法。我们计划讲一些故事,就像我们在 Opensource.com 上常做的那样,只不过这次围绕着书中的观点与概念。之后,我们每周都发布新的文章,在 Twitter 上举办了一个在线的读书俱乐部,还将《开放式组织》打造成了系列书籍。

我们内部独自完成了该系列书籍的前三期,每隔六个月发布一期。每完成一期,我们就向社区发布。然后我们继续完成下一期的工作,如此循环下去。

这种工作方式,让我们看到了很大的成功。近 3000 人订阅了该系列的新书:《开放式组织领袖手册》。我们用 6 个月的周期来完成这个项目,这样新书的发行日正好是前书的两周年纪念日。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完成这本书的方式是简单直接的:针对开放工作这个主题,我们收集了最好的故事,并将它们组织起来形成文章,招募作者填补一些内容上的空白,使用开源工具调整字体样式,与设计师一起完成封面,最终发布这本书。这样的工作方式使得我们能按照自己的时间线(GSD)全速前进。到第三本书时,我们的工作流已经基本完善了。

然而这一切在我们计划开始《开放式组织》的最后一本书时改变了,这本书将重点放在开放式组织和 IT 文化的交融上。我提议使用开放式决策框架来完成这本书,因为我想通过这本书证明开放式的工作方法能得到更好的结果,尽管我知道这可能会完全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时间非常紧张(只有两个半月),但我们还是决定试一试。

用开放式决策框架来完成一本书

开放式决策框架列出了组成开放决策制定过程的 4 个阶段。下面是我们在每个阶段中的工作情况(以及开放是如何帮助完成工作的)。

1、 构思

我们首先写了一份草稿,罗列了对项目设想的愿景。我们需要拿出东西来和潜在的“顾客”分享(在这个例子中,“顾客”指潜在的利益相关者和作者)。然后我们约了一些领域专家面谈,这些专家能够给我们直接的诚实的意见。这些专家表现出的热情与他们提供的指导验证了我们的想法,同时提出了反馈意见使我们能继续向前。如果我们没有得到这些验证,我们会退回到我们最初的想法,再决定从哪里重新开始。

2、 计划与研究

经过几次面谈,我们准备在 Opensource.com 上公布这个项目。同时,我们在 Github 上也启动了这个项目,提供了项目描述、预计的时间线,并阐明了我们所受的约束。这次公布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最初计划的目录中欠缺了一些内容,在项目公布之后的 72 小时内就被补充完整了。另外(也是更重要的),读者针对一些章节,提出了本不在我们计划中的想法,但是读者觉得这些想法能够补充我们最初设想的版本。

回顾过去,我觉得在项目的第一和第二个阶段,开放项目并不会影响我们搞定项目的能力。事实上,这样工作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发现并填补内容的空缺。我们不只是填补了空缺,我们是迅速地填补了空缺,并且还是用我们自己从未考虑过的点子。这并不一定要求我们做更多的工作,只是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我们动用有限的人脉,邀请别人来写作,再组织收到的内容,设置上下文,将人们导向正确的方向。

3、 设计,开发和测试

项目的这个阶段完全围绕项目管理,管理一些像猫一样特立独行的人,并处理项目的预期。我们有明确的截止时间,我们提前沟通,频繁沟通。我们还使用了一个战略:列出了贡献者和利益相关者,在项目的整个过程中向他们告知项目的进度,尤其是我们在 Github 上标出的里程碑。

最后,我们的书需要一个名字。我们收集了许多反馈,指出书名应该是什么,更重要的是反馈指出了书名不应该是什么。我们通过 Github 上的工单收集反馈意见,并公开表示我们的团队将作最后的决定。当我们准备宣布最后的书名时,我的同事 Bryan Behrenshausen 做了很好的工作,分享了我们作出决定的过程。人们似乎对此感到高兴——即使他们不同意我们最后的书名。

书的“测试”阶段需要大量的校对。社区成员真的参与到回答这个“求助”贴中来。我们在 GitHub 工单上收到了大约 80 条意见,汇报校对工作的进度(更不用说通过电子邮件和其他反馈渠道获得的许多额外的反馈)。

关于搞定任务:在这个阶段,我们亲身体会了 Linus 法则:“众目之下,笔误无所遁形。With more eyes, all typos are shallow.” 如果我们像前三本书一样自己独立完成,那么整个校对的负担就会落在我们的肩上(就像这些书一样)!相反,社区成员慷慨地帮我们承担了校对的重担,我们的工作从自己校对(尽管我们仍然做了很多工作)转向管理所有的 change requests。对我们团队来说,这是一个受大家欢迎的改变;对社区来说,这是一个参与的机会。如果我们自己做的话,我们肯定能更快地完成校对,但是在开放的情况下,我们在截止日期之前发现了更多的错误,这一点毋庸置疑。

4、 发布

好了,我们现在推出了这本书的最终版本。(或者只是第一版?)

我们把发布分为两个阶段。首先,根据我们的公开的项目时间表,在最终日期之前的几天,我们安静地推出了这本书,以便让我们的社区贡献者帮助我们测试下载表格。第二阶段也就是现在,这本书的通用版的正式公布。当然,我们在发布后的仍然接受反馈,开源方式也正是如此。

内容

成就解锁
遵循开放式决策框架是《IT 文化变革指南》Guide to IT Culture Change成功的关键。通过与客户和利益相关者的合作,分享我们的制约因素,工作透明化,我们甚至超出了自己对图书项目的期望。

我对整个项目中的合作,反馈和活动感到非常满意。虽然有一段时间内没有像我想要的那样快速完成任务,这让我有一种焦虑感,但我很快就意识到,开放这个过程实际上让我们能完成更多的事情。基于上面我的概述这一点显而易见。

所以也许我应该重新考虑我的 GSD 心态,并将其扩展到 GMD:Get More Done,搞定更多工作,并且就这个例子说,取得更好的结果。

(题图:opensource.com)

作者简介:

Jason Hibbets - Jason Hibbets 是 Red Hat 企业营销中的高级社区传播者,也是 Opensource.com 的社区经理。 他自2003 年以来一直在 Red Hat,并且是开源城市基金会的创立者。之前的职位包括高级营销专员、项目经理、Red Hat 知识库维护人员和支持工程师。

 

via: https://opensource.com/open-organization/17/6/working-open-and-gsd

作者:Jason Hibbets 译者:explosic4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原文来自:https://linux.cn/article-8954-1.html

本文地址: http://www.linuxprobe.com/research-open-work.html编辑:郑帅,审核员:逄增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