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在我们都谈论的主流价值观里,这家公司的业务灰色暧昧,它讲不出啥改变世界的商业理无论;但你打开星座号看看自己运势的动力,绝对高于你点开一篇谁谁的商业理论。

“太搞笑了,一个算命的公司竟然能上市”,党九跟我说,然后啪嗒,丢过来一个“盘点奇葩类上市公司”的链接。隔着屏幕,我都能接收到她鄙视的眼角余光。党九,90后星座文化爱好者。深谙你的月亮、太阳、上升都落在了啥啥区,她曾经在看了我的星盘信息后无限同情地对我说“30岁前水瓶座,30岁后射手座,你真是一辈子不靠谱”。党九第一时间获得苏珊米勒、同道大叔、闹闹女巫的星座讯息,积极购买这些星座大IP推荐给她的开运水晶,有段时间,她那细细的手腕上戴了五串珠子,一走路都哗啦哗啦的。但党九很看不起,一家算命的公司去上市了。

唉好羡慕!这年头连算命公司都能上市

党九po给我的那家公司,是新加坡的风水公司“新天地集团”,2012年6月,这家公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另类交易市场AIM上市。就像算命先生那迎风招展的写着“算命看相个看风水”的招牌,这家公司主营赫然列着:算命、算卦、看相、看风水。这是全球第一家上市的风水公司。闭着眼睛也能想出,这是个蛮不错的生意。党九愿意在一个星座博主那儿买五串珠子,自然有人愿意在东方风水文化里消费。大家对未知都恐惧,大家都需要好运气的加持,大家都需要心理按摩师。

唉好羡慕!这年头连算命公司都能上市

彭钟桦,客家人,新天地集团总裁。精通五官面相,五行堪舆之术;国际首席宗师;新加坡紫轩阁寺庙管理委员主席;中国深圳紫衫阁寺庙管理顾问;中国徐州茱萸寺寺庙管理委员会执行长;安阳科仪研究院名誉主席;少林寺31代弟子,法号释德松

随手去翻了翻这家公司的资料,矮马,我的心情就只剩下矮马——虽然这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却几乎践行了天朝互联网公司吹过的所有牛逼。

在东南亚,这家公司有渣打银行、花旗银行、远东地产palapala,这些固定的客户资源。

就像党九能在一个星座师那儿买五串珠子,新天地的招股书上也显示,人家有70%的回头客。

唉好羡慕!这年头连算命公司都能上市

看看这用户黏性,多么高。赶脚那些没事儿互喷竞争对手日活造假的互联网公司,都low爆了!

公司的创始人彭钟桦说“算命先生给人们的是宿命论,我们的原则是治病救人,帮助客户真正解决问题,我们团队要教给人们运用各种特殊方法,让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唉好羡慕!这年头连算命公司都能上市

感脚深深地抓住了用户的痛点。

新天地在新加坡以分店模式经营,提供风水、算命、择日、合婚、起名、看相、测字、卜卦等服务。

唉好羡慕!这年头连算命公司都能上市

看看,什么叫产品形式多样化,什么叫高频打低频。

在一个水很深的传统行业里冒出来的创业者通常会说,我们要用互联网精神变革这个行业,让这个行业公开透明化,让商业模式标准化,可复制。

人家算命的公司也是这么搞的——据公司创始团队说,在很多人眼中,风水、算命与封建迷信、招摇撞骗无异,他们的dream啊,就是用西方的管理经营方式剔除这些“被骗的感觉”。在新天地分店内,每一项服务都是统一的明码标价,李嘉诚来也是这个价位,阿猫阿狗来也是这个价位。

Last but not least,再讲一个新天地的赚钱法门。

据新加坡当地媒体报道,一次偶然机会,彭钟桦发现了“火山琉璃”这种矿物质,遂开始做起天然水晶宝石生意,与一般宝石商人不同的是,彭钟桦将宝石与传统的命理风水学结合起来,赋予其另外一重意义。

他将这些用琉璃制成的龙凤、生肖、护身符、宝塔、莲花、佛像等,摆在店中,每一件商品旁边,都贴着一张小纸条,或是叙述一段故事,或是讲一个典故,或是创作一篇诗文。

例如,有一件称作“镜花缘”的琉璃座,配文道:“若多离痴,便得离痴,若多嗔恙,便得无嗔,若多情欲,便脱欲心”,以此劝说世人,勿沉溺情色。

店中最多的是生肖系列。公司对外宣称,这些物品均由“火山琉璃”制成,消费者购买之后,可以请店里的大师“开光”,既能转运,也能解决自己的各种问题。在风水文化盛行的新加坡,这一招颇能迎合顾客需求。

这些琉璃制品并不便宜,在其位于广州的一家加盟店内,一个猪造型的生肖像,标价1888元;一件凤凰造型的吉祥物,则高达三万余元。

公司的核心创始团队也曾向媒体介绍,“产品的销售额占60%,服务占40%”。

唉好羡慕!这年头连算命公司都能上市

看到这里特别想对党九说,这跟你那星座预测卖珠子的,不是一个套路么? 至于为火山琉璃各配小诗一首的销售方式,什么爆品策略啊,定制化服务啊,野兽派鲜花也可以退散了。 雷布斯曾经许下一个让人脑洞大开的诺言,小米不靠硬件赚钱,要靠软件和服务赚钱,不过这个牛逼在这两年,有被吹破的风险。人家乔布斯选择的,就是软件和硬件都赚钱的路数,人家卖手机和app store都赚的盆满钵盈。

这么看的话,这软件硬件都赚钱的算命公司,走的分明是乔布斯的路子。

不过,这家公司的上市之路依然不容易。

从人类高举起民主和科学的大旗,喝上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碗心灵鸡汤,对于冥冥中的命运这事儿,就开始变得态度暧昧。尤其是,在代表着商业文明标杆的资本市场,搞进来一家帮您改变命运的公司,都显得自己对主流科学理解不足似的。

2006年,新天地集团曾计划在新加坡挂牌上市,据公司创始人彭钟桦说“当时SAP也做了,结果请来的IT经理工作失误,把公司数据库烧坏了,然后带领团队花了六年时间修复数据库”。这个解释听上去,也是难辨真假。

2012年,这家公司再度起航上市时,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其2011年总收入为6100万人民币。新天地还很贴心地给资本市场了“要在中国开50家分店”的故事,但其选择的上市场地,也只是伦敦的另类交易市场AIM。 AIM并不是大多数公司计划上市的首选,上市成本低,监管力度也不是最严的,考虑到在那里上市的风险,对后续的融资能力也会有影响。

这是一家扔到资本市场上,就像一个joke,而隐藏在幽深的小胡同里,很多人又会忍不住去光临的公司。在新闻报道里,很多人会嬉笑公司的创始人彭钟桦像个骗子;若有一日你被朋友引荐他,又难保你不恭恭敬敬称一声大师。

在我们都谈论的主流价值观里,这家公司的业务灰色暧昧,它讲不出啥改变世界的商业理无论;但你打开星座号看看自己运势的动力,绝对高于你点开一篇谁谁的商业理论。

这家公司多么不受资本市场待见,我还会觉得这是家不错的公司。对于这世界上的大部分创业来说,能够找到一个真需求,人畜无害绿色环保走心走肾地满足之,总好过沉浸在一场自我想象的改变世界的感动中。

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http://www.linuxprobe.com/suanmin.html

编辑员:唐资富,审核员:杨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