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有的满怀理想坚定地充当着被收割者。有的化身为凶猛的食肉动物,在星辉雪夜,走向没有回头路的峭壁峡谷。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1992 年 5 月 26 日,上证指数从 1429 点跌落,一路下行。到了 11 月已经跌到了 400 点以下。

  11 月的某一天,杨百万接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孙健的电话:

  “领导要听听你的意见,你来一下,别带人。”

  杨百万到了才发现,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尉文渊和市里的相关领导都在,当天会议的主题就是如何稳定股市。

  参会的人顿时明白,这回股市是必须要涨了。

  开完会第二天,原本可以呆在大户室私密交易的杨百万,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上海文化广场交易集市,买入了 1 万股轻工机械,在聚集的人群中引发了不小的骚动。

  果然没几天,跌了大半年的上证股指开始反弹,3 个月内涨幅达到了 301%。轻工机械每股从 4.5 块涨到了 19 块,杨百万以 19 块的价格抛出了手中的轻工机械,获利高达 400% 多。

  然而,实际上这次反弹仅维持了短短 4 个月。到了 1993 年 2 月,上证指数再次从 1558 点跌落,迎来了长达一年半的寒冬,期间跌幅最高达到了 78%。
杨百万是靠国库券赚到的第一个 100 万。1988 年,刚从国企离职的杨怀定偶然从报纸上发现不同地区国库券的价格居然不一样。靠着这个发现,杨怀定一个人坐着绿皮车在合肥和上海之间倒腾国库券,随着盘子越来越大,最高的时候杨怀定一个人就能占整个上海国库券交易量的四分之一。

  从无业游民摇身一变成了中国金融改革的典型人物,杨百万的故事响彻大江南北,人们从实业中抬头,开始看到金融投机的魔力。
后来进入股市,杨怀定专门给自己印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平民股票证券职业投资者。

  反面是这么写的:

  本人致力于中国股票证券事业,愿做一块铺路石。本人学习吃蟹人的勇气,进行个人风险投资,以技术操作获取资金最大效益增值。有同志者引以为友。

  杨百万在国库券赚到了一百万,在股市里赚到了一百万,但是没能在楼市里赚到一百万。2005 年,杨百万预言炒楼的时代即将结束,卖掉了 90 年代初在上海闸北买的两套房子,他得意地跟记者说:价格比买的时候翻了两倍。

  从 2005 年到今天,上海楼市一路猛涨,再也没有给杨百万重新上车的机会。

原文来自:https://news.cnblogs.com/n/610910/

本文地址:https://www.linuxprobe.com/without-a-winner.html编辑:王浩,审核员:逄增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