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HPC(高性能计算)是一个专业度极高又相对冷寂的领域。大家平时做做超级计算机打打 Top 500 榜单,然后把这些庞然大物打包卖给高校和研究机构。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情况确实如此。不过随着大数据的发展,数据量的几何式增长让 HPC 的应用空间得到了极大的扩展。在这一过程中,HPC 市场的流动性也开始逐渐增强。最近发生的一桩行业内收购案,就是很好的体现。

五月底,惠普企业(HPE)以 13 亿美元买下了超级计算机制造商 Cray,折合每股价格 27 美金,比 Cray 股票一个月内的平均价格高出了 27% 的溢价。我们不如从这一桩收购说起,对 HPC 市场的变化管中窥豹。

做不到更强,就把更强者买下来

从这桩收购生意的双方来说,都是 HPC 市场中值得被记住的名字。目前世界前五的超级计算机供应商就是联想、浪潮、曙光、Cray 和 HPE。

HPE 即惠普企业,是惠普在 2014 年拆分出的两家公司之一。HPE 专注负责企业市场的硬件和服务业务,其中就包括超算的搭建。Cray 同样也是 HPC 供应商,在全球超算 Top 500 的榜单中,前十名超算的建设都由 Cray 提供。

但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Cray 对 HPC 业务的专注程度要大大高于 HPE,大多数情况下,HPE 的主要服务对象还只是企业客户的计算需求,并不只限定在 HPC 一种形式之中。虽然 HPE 作为前五大的超算供应商,但并没有位列于前十名之中。其在 TOP500 中的份额也只占其中的9%,更加关注商用 HPC 领域。

Cray 则十分专注于打造算力极强、应用于政府和学术研究机构的超算。例如目前 Cray 正在和 AMD 进行合作,要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之下为 Oak Ridge 国家实验室打造世界首冠 ExaScale 级别的超级计算机,这一项合同就价值六亿美元。去年日本也曾找 Cray 协作制造超级计算机用于核聚变的研究。

但也正因专注服务于政府和研究机构这些价格高昂、销量低、销售周期长的订单,导致 Cray 的盈利能力并不理想。财报显示,Cray 在 2019 第一季度收入为 7200 万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 8000 万美元出现了下降,亏损面进一步扩大,达到了 2900 万美元。换句话说,Cray 的经营模式更接近于巴黎的手工高定,而 HPE 则是全球化的快销品牌。

在这种严峻的收入情况下,Cray 卖身于收入结构更加丰富的 HPE 也并不意外。

用 30% 溢价换千万亏损

HPE 对于 Cray 的收购看似拥有很简单的商业逻辑——HPE 专注商用 HPC 市场,Cray 专属政府和研究机构订单,双方可以实现很好的互相补充。可以每股近 30% 的溢价,去收购一家处于亏损的重商业模式企业,恐怕绝不仅仅是业务互补这么简单。

HPE 之所以收购 Cray,自然是坚信自己可以将 Cray 在 HPC 上更强大的技术力量复制粘贴到自己的中端企业市场中去。就如同奢侈品集团收购手工作坊,最终目的是把 IP 和商标打包成流水线上的商品。

HPE 之所以有所动作,相信是受 HPC 市场中“五重奏”的影响。

所谓 HPC 市场中的五重奏,既是 AI-HPC-IOT-大数据-5G 的组合。这样看似把热门技术通通堆砌在一起的模式,其背后不无道理。随着 AI 技术与 IoT 应用之间的互相驱动,数据量和计算方面的需求只会不断暴涨,而 5G 将数据传输管道大大拓宽之后,同样给了数据囤积量进一步拓展的空间。总之长远来看,工业、商业领域对于计算量的需求是长期看涨的,这也意味着,目前那些应用于基础科学研究、地震模拟等等领域的 HPC 能力,都将走出象牙塔进入商业市场。

在五重奏中,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 AI 技术,起到了绝对的撬动力量。AI 对计算的需求成就了英伟达,而 AI 对计算的需求很可能是无上限的。目前很多身处于 HPC 行业的企业已经感知到了这种变化,纷纷进行了相关的布局甚至转型。例如联想提出了“智慧超算”的概念,浪潮则在新产品 i48 中也强调了对 AI 场景应用的支持,就连 Cray 都成立了专门的 AI 部门。在近年的 ASC、ISC 等等 HPC 相关会议中,AI 的出现也成为了必然。

HPE 显然是通过在商用 HPC 市场的长期蛰伏,率先感知到了在五重奏影响下,企业层客户对更高效 HPC 的需求,因而发动了这次收购。

在打破超算无用论后

在其中,我们看到的是五重奏下 HPC 市场的风云变化。

AI 对于算力需求,一举之下推翻了此前流传甚广的“超算无用论”。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HPC 尤其是 Top 500 榜单中排名靠前的超算,距离商业应用都相对较远,大多停留于政府及学术研究层面。很容易让人产生质疑,HPC 究竟有什么作用?争夺超算排名是否已经成了一种政治层面的战略储备?而有了五重奏从产业角度推动算力需求触达 HPC,“无用”与“有用”之间也开始产生扭转。

这也为 HPC 市场带来了下一个问题,生产模式的自驱动和外部驱动变化。

以 Cray 为例,其对于超算的生产打造基本都是自驱动型的,通过自身的技术提升不断向上突破,或是与研究机构、政府合作,按照他们的要求定制生产。可以说这样的生产模式是与真正的产业市场有所隔阂的。

而当 HPC 与 AI、5G、IoT 和大数据等等技术并肩走入产业市场,就要接受来自产业市场的外部驱动,去了解产业角度的普遍需求。这其中的转变,对于 HPC 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产业需求有着极强的动态化特征,而 HPC 的高单价、长销售周期模式又偏于沉重。

自动驾驶领域对于 HPC 需求的变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自动驾驶一开始接触 HPC 时,大多要求密集搭建 GPU 计算节点,用于训练构成自动驾驶的深度学习模型。但很快这一需求就产生变化,自动驾驶客户开始偏重于对于海量数据的存储需求。原因在于随着数据监管法案的发展,数据的合规存储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

想要及时的捕捉这种动态性,就注定需要 HPC 企业对于产业,尤其是五重奏中的另外四位伙伴有着深切的追踪关注。于是我们可以看到,Cray 这样专注于高校和政府市场的 HPC 企业,正在 HPE 这样更有产业经验的企业分割融合,同样在 2016 年,HPE 也收购了 HPC 厂商 SGI。不难想象,未来这样 HPC 产业中的合并或吞噬,将会越来越多。

四号人物和五号人物的收购合并,放在任何一个领域中都是一桩大事。蝴蝶的翅膀早已不知在何时扇动过,如今我们面临的是大洋上的波涛。五重奏正在一一响起,新技术成组捉对降临产业的过程中,内部的沸腾与消化也是必不可少的。

原文来自:https://q.cnblogs.com/q/115558/

本文地址:https://www.linuxprobe.com/hp-acquisition-cray.html编辑:倪家兴,审核员:逄增宝

Linux命令大全:https://www.linuxc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