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 Google Cloud Next 并没有过多着墨在产品技术的更新和迭代上,而是把与大企业合作的决心摆上了台面。

Google 一年一度云业务的“重头戏”于 4 月 9 日在旧金山开场,面向 30000 名观众,Google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第一个走上台来。他首先宣布在韩国首尔和美国盐湖城地区的两个新的云服务区域(cloud region)将在明年投入使用,以及到 2020 年,Google Cloud 将在全球拿下 23 个区域的野心,“云计算是 Google 最大的投资之一。”皮查伊说到。

照比去年,今年的 Google Cloud Next 并没有过多着墨在产品技术的更新和迭代上。相比之下,Google 更多着墨于同大企业的合作。全新混合云平台 Anthos 几乎是开场演讲唯一的技术亮点。

全新混合云平台

去年前任 CEO 黛安·格林(Diane Greene)站台时,Google 发布了一种混合云服务方案——Cloud Services Platform(CSP),企业同时在 Google 云上和企业内部环境中进行部署。

而在今年,走马上任近半年的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说,云业务客户想要三种东西,第一是混合云,其次是多重云,最后是一个操作简单,并且能用相同的方式跨多重云保护和管理工作负载的平台。

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Google 发布了一款基于 CSP 之上全新命名的混合云平台——Anthos。Anthos 可以基于 Google Kubernetes Engine(GKE)在 Google Cloud Platform(GCP)上使用,或者 GKE On-Prem 在本地数据中心上使用。企业能跨越 Google Cloud 和本地服务器管理数据,甚至托管在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 上,实现在不同平台之间的数据迁移。

由于采用的是开放标准,开发者可以将本地的应用程序转移到云上,无需进行修改,不需要开发人员学习不同的环境和 API。另外,Anthos 由 Google 管理,能自动获取功能更新和安全补丁。Google Cloud 产品管理总监 Jennifer Lin 就在现场展示了 Anthos 如何管理亚马逊 AWS 资源。她指出,客户不必重写代码就可以在另一个云服务上运行,这可以为客户在谈判新的云服务合同时提供优势。

“一次写好,哪都能跑”(Write once, Run anywhere)是 Google 在这一届 Google Cloud Next 开发者大会给出的承诺。

针对 Anthos,Google 发布了测试版的 Anthos Migrate,这项服务能将运行在本地或者其他云提供商里的虚拟机自动迁移到 Google Kubernetes Engine(GKE)容器里。如果这项服务能顺利运行,那么对于那些担心极其重要的应用会在迁移中损坏的公司来说,Anthos Migrate 将会是既便利又低风险的渠道。

此外,Google 还宣布了自家无服务器计算堆栈(serverless compute stack)的最新成员——Cloud Run,这款产品目前正处于测试阶段。对开发人员来说,他们往往只能在方便的、速度快的无服务器架构和更灵活的、提供可移植性的容器(container)中做选择,而 Google 正在努力调试出能兼具无服务器架构和容器这两者优点的产品。

据 Google 介绍,有了 Cloud Run,客户‘可以运行无状态的由 HTTP 驱动的容器,而不用担心基础设施(infrastructure)’。

重心的转移

Pichai 介绍库里安上台时打趣道,“库里安的个人工作效率正在挑战 G Suite 和 Google Calendar 的极限。”此前,库里安就曾经公开表示 Google 云业务今后的计划:扩充销售团队,专注电信、零售、保健、金融等垂直领域,与成熟的大型企业合作。而这次 Google Cloud Next 上,库里安更是“说到做到”,请到不同领域中的“头部”来站台。

飞利浦 CIO Alpna Doshi 上台提到 Google Cloud 对飞利浦的生命科学和医疗保健相关业务的帮助。对于医疗机构来说,医疗数据对医生对患者的决策非常重要,而有了 Google Cloud,数据得以上云,加上 AI 和机器学习的加持,这些数据将被更有效率地应用。对于一个拥有 127 年历史的老企业,Google 这家技术过硬的‘年轻公司’可以说帮上了大忙。

 为了帮助解决集成问题,Google 一直在与合作伙伴合作。发布会上,Google 宣布了 30 个硬件、软件和系统集成合作伙伴,包括思科、惠普企业、VMware、英特尔、戴尔、联想等。做好企业关系,也正是格林任职期间 Google 云业务需要补齐的‘短板’。

  除此之外,Google 还宣布了另一项与企业间的合作,将与聚焦数据管理和分析业务的领先开源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比如 Redis Labs、Confluent、DataStax 等等——Google Cloud 将变得更加开放。这些公司的服务将集成到 Google Cloud 平台中,最终在同一个界面上呈现,方便客户管理他们的应用。Google 和这些公司的目标是让客户“以云原生的方式,轻松使用开源技术”(use open-source technology easily and in a cloud-native way)。

  “对开源软件公司来说,开源变现一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在云时代更是如此……Google 选择和与其他云供应商完全不同的方式——合作。这对开源社区来说,是个好消息。”数据库开发商 Redis Labs 的 CEO Ofer Bengal 说道。

  追赶的云业务

  从 Synegy Research Group 发布的 2018 年 Q4 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份额来看,亚马逊和微软各占 34% 和 15% 的市场,Google 占 7%。Canalys 给出的数据也相差无几,截止去年第四季度,亚马逊的市场份额为 32.3%,排名之后的微软和 Google 占据 16.5% 和 9.5%。

  “Google 在云收入永远排行第三,他们必须引入一些独特的东西,比如多重云计算,让企业能够跨越 AWS、Azure、IBM 迁移数据,这才是企业想要的。”Moor Strategy & Insights 分析师帕特里克·摩尔海德(Patrick Moorhead)说道。

  正如 Google 工程副总裁 Eyal Manor 在开场演讲中提到,80% 企业的工作负载还不在云端,他预计其中 88% 的企业将选择混合云技术迁移数据中心。所以这既是挑战,也是机会。Google 高级副总裁乌尔斯·霍尔泽勒(Urs Holzle)也表示,让企业在多重云上运行是一个能够逆转形势的动作。

  早已在公有云市场占绝对领先地位的亚马逊,去年正式推出混合云 AWS Outposts ,将 AWS 引入本地数据重心。微软也是在 2017 年就布局 Azure Stack 私有云,IBM 更是通过收购红帽守住混合云的‘自留地’。库里安能带领 Google Cloud 在云计算抵达何处,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演讲中新掌门库里安几次提到了 Google Cloud 的愿景,成为“全球规模的分布式基础设施、数字化转换平台、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解决方案”。那个曾被众多媒体质疑带有太强烈技术基因的 Google Cloud,已经在三位女性高管纷纷离职后,逐渐脱下了人工智能的华丽外衣。

原文来自:https://news.cnblogs.com/n/623578/

本文地址:https://www.linuxprobe.com/strategic-shift-to.html编辑:王浩,审核员:逄增宝

Linux命令大全:https://www.linuxc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