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业务领域,谷歌不甘做一个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弱者。当地时间 9 日,Google Cloud Next 2019 大会开幕,谷歌云的开放姿态更加清晰,宣布与七家开源企业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面对云巨头——“3A”(亚马逊 AWS、阿里云、微软 Azure)的夹击,谷歌单打独斗是无力的,“打团战”的赢面可能更大。
 会上,谷歌公布了新伙伴的身份,Confluent,DataStax,Elastic,InfluxData,MongoDB,Neo4j 和 Redis Labs,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同为领先的开源技术公司。这是谷歌为自己找到的新后盾。

  “让客户轻松地以云原生方式使用开源技术。”谷歌将自己在云业务方面的目标浓缩为一句话。根据谷歌的想法,通过与这些开源技术公司合作,谷歌可以向客户提供商业支持、综合计费和统一的管理工具。

  谷歌的开放不只是拥抱新伙伴,还试图与竞争对手握手。在此次 2019 大会上,基于谷歌云服务的多云管理平台 Anthos 也是重头戏之一。据了解,Anthos 只是一个托管平台,将在第三方云上运行,第三方云就包括最大的竞争对手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

  慷慨的背后,是谷歌云业务如今身处的尴尬境地。研究机构 Gartner 的数据显示,在全球云市场中,亚马逊 AWS 如日中天,以 51.8% 的市场份额独占鳌头,其次则是微软 Azure 的 13.3% 及阿里云的 4.6%。谷歌云的市场份额仅为 3.3%。

  虽然,全球超过 90% 的搜索都是由谷歌的云基础架构驱动的,但这并未对谷歌云业务的发展有所助力。数据显示,2018 年三季度,谷歌的其他业务营收为 46.4 亿美元,仅比上一季度增长约 2.4 亿美元。这部分业务中包含 Nest 硬件产品、Google Play、G Suite 和谷歌云平台(GCP)。相比之下,亚马逊 AWS 云服务正在野蛮生长。AWS 2018 年的整体营收为 257 亿美元,同比增长 47%;利润同比增长 69% 至 73.22 亿美元,占亚马逊总利润的 62.5%。

  巨大的落差下,谷歌想要报团取暖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谷歌的开放更像是一种“自损以伤敌”的无奈策略。Anthos 可以在第三方云上运行,这一方式虽然可能会帮助其迅速提高份额,但这种开放策略同时也会变相为对手增加客户,尤其是 AWS 和 Azure。

  但至少谷歌的开放态度已经赢得了“民心”。亚马逊 AWS 就因为一味地使用开源项目商业化,而不回馈开源社区而饱受诟病。“这些云服务供应商就像吸血鬼!”InfluxData 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Paul Dix 接受采访时称,不断搜集开源代码,以此赚取收入,却不一定会给公开的项目带来回报。本周二后,Dix 就为谷歌的这一举措叫好。

  事实上,谷歌对于云市场的野心从未停歇。去年最后一个季度,云服务部门新增了 4000 多名员工,在所有部门中增长幅度最大。谷歌还盯上了尚未被抢食的云游戏领域,在 2019 年全球游戏开发者大会上,谷歌推出一项全新的流媒体游戏服务平台 Stadia,开始颠覆现有的游戏方式。

原文来自:https://news.cnblogs.com/n/623617/

本文地址:https://www.linuxprobe.com/google-cloud-team.html编辑:王浩,审核员:逄增宝

Linux命令大全:https://www.linuxcool.com/